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bck体育安全吗 -> 武侠修真 -> 仙凡浮生录

第207回 隐山间悟道腾云诀 绝命剑杀机破玄灵

上一页 ??????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?????? 书末页

????上回说到,衍真碰巧谈起天外天不周山上封镇一名凡间修士,洛晨心有所感,取出秃头张所赠白雪碧心玉,那玉中流光果然也指向不周山之处,洛晨心下惊诧,欲要前往查看,只恨伤势未愈,修为不深,遂于山中凿开一处洞府,二人坐于洞中各自吐纳不提。

????衍真不过在于君子国人交手之时受了点轻伤,被剑上杀意侵入经脉,不过几日已然痊愈,倒是洛晨损耗颇重,须得缓缓吐纳调理。幸而君子国人自打那日退去便再未前来,二人有避兽烛之助,山中各路异兽对他们也是视而不见,倒也十分太平。

????转眼半月过去,洛晨伤势已然大好,这一日早早便来在山顶,沉入本命界中,将端木望所赠的腾云法诀细细看过几遍,记在心中,随后才缓缓依照法诀催动灵力。这腾云诀乃是借体内少阴脉,化灵成雾,聚雾成云,随后凝虚为实,踏于其上,翱翔九霄。

????这话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却十分艰难,化灵成雾并不繁杂,然聚雾成云就有些门道在其中,随后的凝虚为实更是分外艰深,纵然洛晨天资聪颖,一时间也难悟出其中关窍,这般在山顶修习了半日,不仅不见半分云气聚合,反倒把山顶笼在一片灵雾之中。

????此时衍真在洞府中吐纳调息已罢,这才起身前往山顶,只是没瞧见洛晨,反倒看见一大片茫茫白雾流转不定。幸而此时天色尚早,山间异兽多未离巢,纵然有也不过是些山鼠鸟雀之流,否则这么一大片白雾,指不定会引来多少麻烦。

????摇头苦笑一声,衍真缓缓收敛起息,掠进雾中,朝前走了几步就瞧见洛晨端坐青石之上,眉头紧锁,周身灵力略有混乱,想来正在领悟关窍。衍真微微一笑,抬手一挥,将避兽烛从紫府取出,轻轻放在洛晨身边,随悄然而退,寻了块干净石头坐下。

????如此过了许久,那白雾方才徐徐收拢,显出洛晨身形。衍真微笑起身,朝着洛晨说道:“师弟,你这腾云之法若是修不成,便将这白雾练好了也是不错,临敌之时大雾满天,那便是占了地利之便呐!”

????这边洛晨缓缓睁眼,瞧着面前的避兽烛,嘴角一扬,言道:“师兄莫要打趣我,这白雾虽是灵力所化,但却稀薄得很,只需运灵于目,便可一览无余……唉,我还是小瞧了这腾云之法,能让飞仙之下的修士凭空而飞的功夫,哪里会是那么好修成的?”

????衍真闻言,又是一笑,这才来在洛晨旁边,说道:“师兄虽不知这腾云之法的关窍,但方才见你身边灵力略显不稳,眉头紧锁,便知你必是有些急躁,这才乱了神念方寸。师弟,这世间万法,虽品类万千,然欲要修成,却终离不了平心静气四字,你眼下只想着去往不周山一探究竟,心绪不宁,哪里还能洞察关窍呢?”

????这衍真说的虽是寻常事理,却也暗藏大道,只不过有时一叶障目,不见泰山,只想着一念风云变色,举手颠覆乾坤,却不知那关窍正在手边眼前,待到尘埃落定,回首细观,自然觉着十分可笑。此时衍真随口一言,点破迷障,洛晨只觉心头微动,灵力自鼓,缓缓运化而起。

????衍真见状,也不多言,身形闪动,退到一旁,任由洛晨自行参悟,但又怕他运灵出岔,走火入魔,故而也不离开,只在十丈开外为洛晨护法。如此过了足有五个多时辰,山顶夜色渐沉,月出东山,洛晨方在那阵阵灵雾之中凝出一丝云气。

????打这以后,洛晨每日便凝神定气,于山顶修习腾云之法,衍真在旁时时护持。须臾半月已过,这一日洛晨端坐山顶,周身灵雾已然极为稀薄,反倒是身下云气丝丝缕缕,又过半晌,灵雾尽数收拢,化作一朵白云,只是这白云有形无质,虚而不实,尚不能翱翔天际罢了。

????这白云一成,洛晨体内灵力也已然耗去十之七八,只得收敛气息,缓缓睁开双眼。衍真随后来在近旁,笑道:“虽然这灵云尚无效用,但终归有了个模样,这腾云之法果然精深无比,半月来我只是在旁为你护法,竟都颇有进益,师弟你以真人的修为,便身怀这等奇术,待到晋级飞仙,必是一片坦途。”

????洛晨闻言,苦笑一声,并未答言,他修习腾云诀多日,自知那运灵成雾,聚雾成云皆是皮毛,唯有这化虚为实方是腾云诀中的要旨所在,否则纵然身边云气万道,却无一处落脚之地,又谈何驾云飞腾,一日万里?

????虽然洛晨心下没底,衍真见师弟凝成灵云,却是十分欣慰,特地去山间狩猎,生生抓回来两只蛊雕。这蛊雕行踪诡秘不定,十分难寻,如此都被衍真给找出抓回,可见其心,随后二人便在洞府之中将蛊雕细细烤好,各自大快朵颐不提。

????须臾又是一夜过去,洛晨衍真早来在山顶,衍真先行腾空而起,以为护持。洛晨立于青石之上,稍稍定了定神,体内灵力沿少阴一脉倏然而动,但见周围云气渐合,疾风暗运,不多时已然在洛晨脚下聚成一朵轻云。

????“气转冲阳,雾聚云罡,敕!”

????洛晨手上掐诀,口中念咒,脚下一丈方圆的灵云登时翻滚涌动,随后缓缓而缩,直缩到两尺大小,方才渐渐稳固,聚在洛晨脚底,只是此时洛晨依旧是脚踏实地,并未立于云上。衍真悬浮半空,也不急着开口说话,只淡淡地瞧着洛晨。

????良久,洛晨额头隐隐见汗,手中法诀一变,但见那二尺灵云倏然散开,化作丝丝缕缕,盘绕四周,随后洛晨手中法诀再变,周围云气骤然收拢,朝着洛晨脚底飞射而来,又复聚成一朵灵云。衍真瞧在眼中,登时笑道:“化虚为实最是难成,不想师弟却能一蹴而就,当真可喜可贺!”

????此时洛晨双脚已然踏在灵云之上,略有摇晃飘动,闻言心下大喜,念头随之一动,那灵云忽然飙射而出,行进神速。洛晨猝不及防,站在云端好一阵手舞足蹈,方才堪堪稳住,心头惊悸未定。随后只觉清风拂面,天高地远,眼下他飞腾不过三十丈上下,所见却已是另一番疏阔景象。

????这会衍真自后徐徐而来,停在洛晨身边笑道:“师弟本就玉树临风,此时踏于白云之上,飞腾九霄之间,更显仙风道骨,眼下师兄我站在你旁边,都难免自惭形秽,若是再被旁人瞧见,只怕这驭云之法也要跟着盛极一时了呢。”

????说罢,二人于半空相视一笑,也不做停留,催动灵力,径朝天柱不周急飞而去。只是衍真一语成谶,日后果有修士见洛晨驾云而行,心中羡慕,竟自行悟出腾云之法,流传于世,故后世之仙多腾云驾雾,以彰仙风,像如今这般凭空而飞的反倒不多见了。

????闲话休提,却说二人一路朝不周山而来,洛晨毕竟方才修成腾云之法,细处多有生涩,衍真也是时时迁就护持,这一路走走停停,不周山又十分遥远,故二人飞了足有两月方才来在不周山附近。从此处看去,不周山下出云海,上入重霄,其间星点苍翠,应是千年松柏,余处玄黑沉凝,当为万年奇石,当真是顶天立地,气势恢宏。

????既已来在不周山脚下,二人也不急于一时,反先在附近寻了一座无族群聚集的浮岛,于其上休整一晚,待到次日天明,这才腾空而起,径朝不周山而来。这不周山号称天柱,周围罡风猛烈,灵力沉凝,别说洛晨眼下只有真人境界,纵然是上仙之境,想要靠近也是难上加难。

????二人一路踏云乘风,不多时只觉迎面威压阵阵,两道身形早没了之前轰雷掣电之势,反倒慢得如凡间牛车一般。衍真自知到此再难寸进,带着洛晨后退十余丈,这才开口说道:“师弟,这不周山四周灵力太过凝实,若一味冒进,必为之所伤,那位前辈便在不周山山顶,你我二人不如先行上飞,随后再设法详查。”

????方才洛晨也觉着不周山颇为玄奥,此时自然不会莽撞硬上,二人催动灵力,一路拔高,不多时已然来在千丈高空,四周罡风更为凶猛狂躁,更兼寒意彻骨,直入心肺。二人自不敢托大,忙在自己身下了个烈阳术,以驱寒意。

????这边衍真松了法诀,漂浮虚空,抬手一指,看向洛晨说道:“那里便是不周山顶,说是山顶,实际上也不过就是个空亭罢了,那人影也在其中。”

????洛晨闻言,运灵于目,远远望去,但见眼前山体竟从中断开,其间有八根玉柱,按八卦方位支撑其中,成了一个山中亭。这八根玉柱两两之间各有灵力流转,依照各个卦象,色泽各有不同,其中乾位靛蓝,坤位玄黑,离位朱红,坎位含碧,巽位月白,艮位深檀,兑位鸦青,震位浅黛,各色灵力流转相化,周而复始,其中一个人影坐于当中,只是为灵力所阻,看不真切。

????洛晨催动灵力,又复瞧了良久,没看清其中所囚之人面貌形体,却见那八根玉柱之外似是放了四支铜鼎,分占四方,隐隐与玉柱呼应相连。半晌,洛晨忽一抬手,将那白雪碧心玉从本命界中取出,但见其上灵光大亮,流转不已,定定指向不周山。

????衍真见状,自知这不周山中所囚之人多半就是洛晨想要寻找的那位前辈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相劝,只得缓缓言道:“师弟,这不周山非比寻常,纵然你我二人合力,在这等灵气之前也同样微不足道,不如咱们二人先行退去,再寻他法,可好?”

????此时洛晨踏在云上,随手将白雪碧心玉收起,怔怔出神。多年来,洛晨心魔早已化解,只是对于洛府失火,父母身亡一节总还是存有些许疑虑,本以为来在天外天,便能从秃头张口里听到一些旧事,谁知到头来秃头张就在数百丈之外,然却连一句话都不能相闻。

????如此功亏一篑,虽不至方寸大乱,却也让洛晨颇为黯然,心神略显散淡,正欲听从衍真之言,驾云离去,却只觉心头一阵剑意凭空而生,这剑意狠绝冷酷,蓬勃而发,竟连这九天罡风都避之不及,衍真神色惊骇,但却并未打扰,只退开数丈,手中灵力暗运,静观其变。

????这边洛晨心下剑意越发凶猛,不多时已然承受不住,飞沙剑豁然在手,一套绝命剑法挥洒而出。这绝命剑法亦是出自坠星剑谱,招式狠辣古怪,威力却不甚高,只是此时使将出来,却有风云变色之势,开天辟地之威,那不周山灵力为洛晨剑势所逼,竟隐隐显出波动。

????这洛晨一剑快似一剑,那寒光剑芒层层相叠,片刻已然将洛晨身形掩去,此时洛晨手中长剑一转,寒光骤然收敛,直刺而出,这一剑光华内敛,杀意滔天,竟直接将眼前浑厚灵力一剑刺穿,眼看便要朝着玉柱斩落。

????“嗡”

????就在此时,那四只铜鼎忽而灵光大放,随后四道身形自虚空缓缓而现,正北乃是一条白龙,正南乃是一只冰蚕,正东火凤,正西二女,四神一出,洛晨一剑之威尽数反噬,衍真急忙上前,以身相护,然漫天剑气却在咫尺之遥消弭无形。

????洛晨这一路剑法打下来,早已筋疲力尽,脚下灵云崩散,向下而坠,衍真身形一闪,急忙将昏迷不醒的洛晨扶住,只见那白龙之影明灭闪烁,隆隆之音凭空而起:“诡星转世,劫数将生,若要救人,可来四极之地,到时自有分晓。”

????这一句话说完,四道身形齐齐熄灭,灵力涌动,又复将不周山包裹其中,阵阵罡风自上而下,将二人推向远处,不知所踪。这正是“星落四极飞红血,灵光成煞万劫生”,究竟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